一言

晴レルヤ | 纯文字博 | since 2014

想走了

真的.在酝酿新博客的地点.

不能放在国内(因为我不知道你们也不知道的原因),不能太难用,不能太难部署,不能太难迁移如此种种.

也许过几天自己又不想走了.

以周计时的日子

忙起来就总会有那么几周是以周为单位计时的.

周一在干啥,周二在干啥,周三在干啥,周四她来以后在干啥,周五六日又在干啥,统统忘记了.

比如周二拿到了第一个offer,周五去一面,周六二面挂掉这种事,如果不写的话是不是也不记得了.

一切事情都会解决,这大概是回国这几个月领悟到的真理吧.

又特么忙了

感觉十月每天都在赶进度.然而每一天都在变强.

这一年似乎只剩下毕设/找工作两件事,然而每件都是究极大事

决定我能否和其他人一样顺利走上一般人的生活的大事.

现在终于搞懂gyj朋友圈里的话了

用尽全力过平凡的一生

这个妹子现在好像跑到北京了,在广电

似乎这种自带户口加成的公司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吸引力哦

周日做自我介绍ppt的时候和她说,感觉2017年每天都在变强.

是这样的呀.

感觉自己还是适合在国内.

qtmd瑞典.qtmd美国.

well.

火花


9.29~10.3去了一趟武汉.

这本书在武汉无聊的时候买的,为了打发返程火车上的时间.看着看着让我想起了去年看过的同名改编剧.当时的意见是"netflix改编日剧居然一点也不违和",嘛,毕竟是日本人写的日本故事,由日本人制作的电视剧,哪里有取悦外国人的道理.

小说的许多留白都在剧中得到了填补.

就这样咯.

和妹子又吵架了,虽然几天的旅途还算愉快.

火车上大片大片的孤独感.

感觉最近记忆力明显下降.比如昨天聊到孟京辉的话剧,我居然他的几部剧名字都想不起来.

难过.

生日这种东西,过得越久越觉得刻奇

最近一直不顺.

签证搞不定,甲方纠缠不休,毕设没有头绪.

最近找到了一种新颖的发泄方式,上网/打听周围人的不幸消息,以此获得"啊原来大家都是可怜的人间"的荒谬感.

写完上面这段话,就觉得...也没什么新颖之处嘛.每个人都是在靠和周围人的比较活着呢,靠比较获取一些多巴胺,如是而已.

于是在这个万事都没有头绪的周三,我发现,自己第二天即将过生日了.

有什么意思呢,在其他人眼里都是平常的一天而已.

活得越久越觉得,生日这天在自己眼里,也是如是.

这么恐怖的么

周五把这周的工作收束(写文档)之后,做了某家公司的笔试,然后来浦东陪她准备司考.

应该是过不了了.

然后你们周五晚上/周末都不休息的么,我就觉得很神秘.

该做的事情还是要一件一件做掉啊.

删了数年前写的某篇文章.

虽然一直说lofter是自己的自留地,然而这周四听说了一件很不好的事,感觉实在是可怕.

简而言之,就是高中的某位同学,因为在某个地方的某些言论,被人网络暴力了.

我跟这个人关系也并不是很熟,所以也并不是很难过,只是觉得震惊.

然后反过来想到自己,心想自己虽然不如那个人一般在高中叱咤风云,虽然不如那个人一般在大学混得风生水起,但人多嘴杂,万一自己从前某几句话被人搞出来呢,岂不是很可怕.

自己从前也当过一阵子那个身份,不过也所幸那几年周围人的宽容,让我自行从幼稚的思想中跳脱出来,变成现在一副不算油滑但远远也不能说是一根直肠通大脑的样子.

而且...更加幸亏我这个人天性敏感,很早以前就删掉了除lofter以外所有的线上空间,这使得我对自己线上的形象更加可控.

删的文章,我已经存到evernote里了,国外的服务器.

就这样吧,最近也有点累,不多写了.

两点睡七点起的日子

实验室今天忽然多出好多人,原来今天开始有个展览在门外,前几天就看到有展板布置在外面,然而太忙,连看完的一小时都没法抽出来.

周一她的成绩出来,看样子是没法走常规渠道保研了,好在她学生工作做的比较多,还能试着申请辅导员,姑且一试吧.

一直以来我都觉得,在人和人竞争的场合,有些遵行已久的礼节/礼数是不得不抛弃的,大家回到丛林中那种状态.当然我不是赞成每时每刻都野蛮无度,只是说"某些场合会令人唤起兽性"而已.

比如我申请的时候,比如以前物理竞赛的时候.

希望我们都度过一个无悔无憾的2017年吧.

新学期也开始了.

面试结束,枯坐如喽啰

周六早起到徐家汇面试,结束之后枯坐在酒店会议室,听周围等待面试的人讨论专业内容,听他们向自己搭讪,询问面试情况,好出戏.

我为什么要坐在这里.

一小时后走出地铁站,回家路上被淋成落汤鸡.

我为什么要走在这里,为什么忘记还有"回实验室"/"在商场等着"这些选项,为什么即使中途想起来,也不想回到地铁站旁边商场.

这两三周一直忙着解决甲方需求,技术博客都废掉了,好久没写新东西.

因为没有值得写的吧.

期待着什么的日子

// 2017.9.6

下午跟甲方开了一下午会,依然无精打采.最近似乎陷入一种"期待未来发生什么事"的状态,总想让眼前的时间快快过去,然而并不能做到.

2015年出国以后,似乎经常遇到这种情况呢.

豆瓣也找到账号密码,重新开始玩了.

有些东西也能温暖人心呢,譬如十几年没有删的账号.

两年前写的东西实在是太幼稚了,然而又懒得删.

// 2017.9.8

这一周都是如此.

这并不是我所期待的生活好么.

百无聊赖的日子

白天处理甲方的需求,到四点多甲方突然说她意识到自己也要改一部分东西,让我不要等她,我就干脆下班,吃过晚饭开始看直播,健身,洗澡.

中间收到移民局的邮件.5.22续签通过,7.24去上海领事馆按指纹,然而卡一直没寄到瑞典的信箱里.他们让我再等.

从真的踏入瑞典那一天算起,也有两年了.

用macbook写lofter日志也有两年了.

真的多出大把时间百无聊赖/感慨命运无常的时候,自己却选择逃避,在内心深处与自己作无意义的缠斗挣扎.

这两年间,电脑的速度没有变慢,在电脑前写字的自己,似乎还是从前那个自己.